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alphacom9977的日记网址:alphacom9977.blog.jiaoyou8.com 
wonderful life
alphacom9977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59等级:59等级:59等级:59等级:59等级:59等级:59等级:59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3张)
我的日记 (13则)
我的图片 (3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13)
每月档案
2006/7(1篇)
2006/6(2篇)
2006/2(1篇)
2006/1(1篇)
2005/11(1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Damn! 人生很无奈
World Cup -- drives
World Cup -- 过气英
一个包子的故事
News
群星灿烂, 会聚熊山
秀色可餐
人可貌像
House Party, 欢乐今
Transsexual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我收藏的日记
网友评论(0)
  第1-10,共13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Damn! 人生很无奈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06-07-30 被查看:633次 评论(2)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一MM写了篇日记, 很有意思
就跟了一贴, 说了几句玩笑
没想惹得一兄弟火冒三丈, 大加笔伐
俺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很无奈…

以为这人神经脆弱
其实不然, 后经高人指点
原来我这胡涂过客不小心把人家桌上的醋坛子砸了
哎..问世间情为何物?怎么会叫人常常火冒三丈!

命犯桃花, 这桃花运往往带来的是恶运
女人祸水, 这女人越漂亮祸水就越大
以后只跟恐龙交往,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再对我火冒三丈?

常常莫名其妙地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中
很无奈....
好在我有个好心情, 笑看这花花世界

 
标题:World Cup -- drives me nuts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体坛风云 创建于:2006-06-22 被查看:1087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Today’s game, USA vs. Ghana was decided by referee. The penalty kick is definitely a wrong call. It changed the outcome of the game. The soccer is much different from Basketball, which has 100 points per game. One wrong call may not be a big deal to Basketball. But, the soccer has only one or two goals a game. FIFA should use the review system similar to NFL. The penalty kick must be reviewed.

  

Let the players decide the game, not the damn second-class referee!

 
标题:World Cup -- 过气英雄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体坛风云 创建于:2006-06-21 被查看:2348次 评论(2)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法国跟韩国的比赛只看了20分钟就给人抓去打排球了.

法国已不是1998年的法国. 席丹已是过气英雄, 夕日黄花. 象巴西的胖罗, 英国的Beckham and Owen 等都可能会魂伤这次世界杯...

韩国是目前打得最好的亚洲队. 有望进入第二轮. 亚洲队跟欧洲和南美强队还有很大差巨. 主要是传球和控球不好, 常常呜龙球传到别人脚下, 这就没法有效的组织进攻. 你看德国对Ecuador的第三个进球, 从自己的前场断球到攻入对方大门也就10秒钟. 三个队员传了两次射门一次, 每次都精准. 德国战车高效率啊!

我赌巴西和德国进入最后决赛. 巴西虽然攻入的球不多, 但是, 它每场都控制着比赛. 一个强队最重要的就是能控制场上节奏按自己的意愿比赛. 德国目前看上去比较SHARP一点. 但我喜欢巴西的风格. 巴西冠军, 德国亚军.

 
标题:一个包子的故事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06-02-27 被查看:1193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这是一个网友跟我在网上的夜灯胡言.

ANIUJIN:

我和婷婷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18岁以前我没正眼看过她, 都怪她小时候一起玩泥巴的时候总爱把脸弄得花花的, 方言说的又不好 - 上海这地方, 一般爱管她叫乡下人, ..., 咪嘻咪嘻炒海菜那种.

她22岁那年, 也就是我家搬离徐家汇4年之后, 一次纯属偶然, 我又见到了她, ..., 天哪!这地球还在转嘛! ..., 她, 一别四年, 大美人了! 你能想像得到吗?

我俩默视了彼此近十分钟, 我终于清醒过来, 扑嗵一下跪在了她面前, ...

还没等我把揣了多年一直没有能送出去的大钻戒从兜里掏出来, 她温柔地把一皱皱巴巴的一角钱塞在了我手里, ...

还没等我明白过来, 她不好意思地对围观的群众笑了笑说: "怪可怜的, 现在的大学生啊, 嗨!" ... 稍倾, 众人大悟, 于是疯狂送她赞赏的目光.

临走, 她还做体贴状, 对我又甩了一句: "快回家吧, 还记得家门是什么颜色吗?"


ALPHACOM9977:

婷婷一脸丧气回到家. 我说: 怎么了? 她说, 哎, 表哥, 今天碰到从前对门的那个小三. 就是那个不正眼瞧人, 看到女生就流口水, 每天弄得胸前湿乎乎一片, 大家都叫他 斜眼"色"小三的那位.

他在路上拦着我, 十分钟, 我以为他要对我说什么, 可是他不正眼瞧我, 而是斜眼盯着路边的包子铺流着口水. 我看他真可怜, 就给了他一角钱买包子去了...

其实他也许是真的想看我, 长时间不正眼瞧人已使他成了斜眼. 我也有点喜欢他的. 可是我也弄不明白他是为包子流口水, 还是为我流口水啊? 表哥, 你帮个忙, 下次见到他的时侯拿一张我的照片, 一个包子在他眼前晃, 看他见到哪一个的时侯流的口水多些?

ANIUJIN:

婷婷轻轻走去了, 没有带走一丝云采. 夕阳斜射在她的身上, 留下了长长的背影...
我从梦中醒来, 把兜里的大钻戒轻轻取了出来, 小心地放到她的背影上, 凝视...
.....

突然, 围观的群众中一阵骚动, "你, 你, 看看人家! 我早就让你买, ..." 只见一窈窕淑女对身边一纤细男子披头盖脸, 胸口, 裆下, 一阵拳脚, 打得那叫一个惨! 惨不忍睹!

我, 只能熟视无睹, 呆呆地看着婷婷的影子, ...

"起来吧, 小伙子", 一少妇蹒跚走了过来, 手里拿着两个包子, "吃吧, 吃了就不饿了. 这么大了, 要钱干什么? 看这包子, 唯物, 最终不也得唯这个物嘛". 多朴素的哲学啊! 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接过包子, 揣到怀里, 口水从眼里流出兼带盈眶.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 久久, 久久不放, ... 少妇也激动万分: "别谢了, 千万别...". 许久, 我哽噎着说出了当天的最后一句话: "能再给两个吗?我还有一兄弟, 他..."

我戴上了较视镜, 整理了一下偏向一边的鼻子(以防走路失衡), 提着裤子向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 背景音乐响起, 华健哥的, ~忘忧草~

~ ~ ~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
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
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
往往有缘没有份
谁把谁真的当真
谁为谁心疼
谁是唯一谁的人
伤痕累累的天真的灵魂
早已不承认还有什么神
美丽的人生
善良的人
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
来来往往的你我遇到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忘忧草忘了就好
梦里知多少
某天涯海角
某个小岛
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次拥抱
轻轻河畔草
静静等天荒地老

...

ALPHACOM9977:

少妇回到家, 手上红红的, 还有两颗大牙印. 妈妈问: 你给狗咬啦? 少妇说: 不是. 一个小伙子很可怜的跪在地上要吃包子. 我就好心买了两个给他. 谁知他不吃我手上的包子却抓住我的手玩命地啃. 啃得我心里痒痒. 那么多人围着看我也不好意思叫.   妈妈说: 哎, 自从你爸死后就没男人吻过我的手. 你知道那小伙子住哪儿吗? 我明天也买两个包子给他送去...

第二天婷婷茶饭不思, 精神晃忽. 表哥关心地问: 你是否又在想你那美国的男朋友啦? 婷婷说: 不是. 昨天碰到小三后, 就是忘不了他那一对色眯眯的眼睛.  表哥说: 你见异思迁. 婷婷说: 他不也跟林志玲有一腿吗?! 表哥说: 好罢. 晚上我去试一试小三.

表哥晚上来到小三家, 看到门虚隐着而且听到屋里传出"咋, 咋..."的声音. 表哥推门进去. 看到小三跪在地上正在吻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的手. 表哥自语道: 来晚了. 这小三饥不择食, 向一个老太太求婚了. 小三赶紧说: 不是不是. 我是正在吃她手上的包子. 只是她要求我象昨天在街上吃她女儿的包子一样吃法.

老太太抽回手. 满脸皱纹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光. 老太太说: 这么多年, 今晚我是第一次感到这么温暖. 小伙子, 你如想吃包子就每天晚上来我家.

老太太走后, 表哥左手拿出一张婷婷的照片, 右手拿着一个包子举在小三面前晃动. "小三, 这两样, 你更喜欢哪一个?". 小三半天不响而且咬着牙. 表哥说: 你小子一个都不要? 小三低声说: 人说鱼跟熊掌不可兼得, 婷婷和包子是我这背子的最爱. 这两样同时出现在眼前, 我冲动我控制不住阿. 我一冲动就会尿激. 表哥低头一看, 只见小三的裤子已湿了一片, 而且冒着淡淡的白气......

 
标题:News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06-01-30 被查看:1263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Security Council to Review Iran Nuke Case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permanent members of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reached surprising agreement Tuesday that Iran should be hauled before that powerful body over its disputed nuclear program.

.....

Any of the five permanent members of the Security Council, all nuclear powers themselves, can veto an action voted by the full council membership.

......

哎, 这世道,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弱肉强食啊. 我不能再懒散了, 得坚持每天去GYM, 练得壮壮...

 
标题:群星灿烂, 会聚熊山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体坛风云 创建于:2005-11-02 被查看:3447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群星灿烂, 会聚熊山

熊山论剑

     浓浓的云烟浮在半山腰丝纹不动. 没有鸟语没有花香. 整个熊山静得就象个死谷. 突然间---“, 嗚丫一声惊叫, 只见一小队人马极速向山顶奔去. 42女个个侠客打扮, 行走如风. 不一刻钟功夫, 这行人到达一线天”. 一线天乃是通熊山顶之必经之地. 也是进熊山的死亡之关. 多少英雄豪杰进了此关就再也没有生还. 这时山谷中响起一阵凄凉的笛声. 这笛声由远至近, 越近越凄凉. 这六人赶紧握住自己的宝剑, 脸上露出惊恐之状. 随着笛声, 从空中飘下一个人来. 此人头戴一个大斗笠, 身穿一黑色斗蓬. 这斗笠大得遮住整个脸面. 只隐隐露出下巴上的一条刀巴. 一根长笛从斗笠下伸出, 吹出凄惨的笛声在山谷中回荡. 六人中为首的大汗厉声问道来者何人?”. 只听道一阴森森的声音从斗笠下回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六人一听拔剑猛扑上去. 只见一道剑光如风…., 山谷中又恢复死一般的冀静. 只有那凄惨的笛声慢慢的飘远. 留下那六个纽约剑客咽咽一息趟在地上….”铃铃铃, 铃铃铃…”, 闹钟把我从梦中惊醒. 一看时间已是九点. 赶紧起床开车去大熊山参加NJNY的排球赛.

 

群星灿烂

     NJ由我任先锋从EDISON出发, BILL率大军随后. RICHARDHARRISON带着特别分队. CHEPAIMORRISTOWN带领助攻连. RAINZFORT LEE领着侦察班, 以及部分虾兵游勇向大熊山进发. NY也分多路进军大熊山. 下午一点, 所有人马几乎全到齐. 60-70人之众. 大军汇合, 群星灿烂. 用一球友的话说今天见到了这么多大名顶顶的人物

           开赛前NY要求33女阵容. 就其原因是阴胜阳衰. 他们有几个超级女排选手. 中国女排有过辉煌. 没想到中国男士到了国外还是这样背气吃软饭”. 我是居理力争. 最后同意42女阵容. 开赛前我叫一位球友做裁判, 得到的回答是我不做裁判, 我也要上场杀敌”. 勇气可嘉. 开赛后场上场下, 从球员到啦啦队, 互叫互喊好不热闹. 最后NY2:0领先. 记住, 我们没有输, 只是他们领先而已. “不服输, 不气馁, 这就是体育精神!”. 下次换阵容再打. 如果还打不赢, 我们就用其它招术, , 6个打2, 男队打女队, 收买人心策反等等. 更有人建议, 投毒, 群殴, 暗杀, 演出一剧无间道”. 嘿嘿

 

           球赛后集体照相. 由于一部分人流串上山, 集体照相只有部分人员参加. 女生全插着或拿着枫叶, 妩媚动人. 可惜男生只有少数人戴来墨镜, 耍酷不够. 照相后分多个小组活动: 爬山, 打排球, 嘻水, 踢足球, 等等. 据贝华同学暴料, MEETLIFE踢足球及其勇猛. 会凌空射门, 而且在无球的情况下为争位子可以把他撞倒. 不知该说是MEETLIFE踢球勇猛, 还是贝华同学弱不经风? 又一典型阴胜阳衰? 小声点.

  

DINNER TIME, 卧虎藏龙

     晚上在九鱼饭店席开4桌半. NJ, NY有四十多人参加. 我们一桌跟NY的一桌人马先到. 点完菜后好心提醒WAITER, 边上那桌是NY来的, 可能会吃霸王饭”. WAITER听了怔怔离去. 我们的饭菜很快上来. 其它两桌后到的也上菜吃饭. 我们快吃完了, 边上NY一桌既没饭也没菜. 气得NEW YORKER大叫, 找来WAITER理论. 过了好长时间, 大家正吃着, 突然听到边上NY一桌全体鼓掌, 个个开怀大笑. 俺走过去一探究竟. 原来WAITER终于上了几碗白米饭和一盘蔬菜. , 可怜的NEW YORKER, 见了几碗白米饭就这么激动. 不是说他们常在FLUSHING”腐败? 俺是实在熬不住对他们大叫一声纽约乡下人没见过世面, 还嘲笑我们NJ是乡下”.

            我们桌上共有十人. 有几位新面孔, 所以相互介绍. 十人中尽然没一个是相同专业的. 从银行家到企业家, MARKETING到精算师, 应有尽有. 真是卧虎藏龙. 想起曾经一个GEVP在电话中跟我说 八十年代, 我认为日本人要TAKE OVER THE WORLD. 现在我认为中国人要TAKE OVER THE WORLD”. 真是无比自豪!

  

饭后小乐

     我们一桌吃完饭由CHEPAI带着去他一朋友家小乐. 一进门, 男主人尽是188的大汗. 大喊后悔. 为何没早点发现这块料. 不然往网前一站, NY的球霸也会胆怯几份. 手软尿裤也说不准. 几个MM要唱KARAOK. ONLYU, MEETLIFE, SWEETLIFE_05在前排主唱. 小贝同学和两MM在后排深情款款的讲述他的情史. 讲到高潮处, 正好有一男一女对唱当爱已成往事”, 骗取了多少眼泪.

           临离开时, 我对一MM说你刚才拍的照片能否EMAIL一张给我. 我要POSTCLUB. MM我给你我的手机号码”. 我说不用. ONLYU赶紧在一旁提醒. 俺是晃然大悟, MM主动给号码怎会不要. 看来俺最近这方面反应迟钝, 大概又要到情圣训练班去充电了.

 
标题:秀色可餐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旅途见闻 创建于:2005-10-14 被查看:4458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半晚时分到达Indianapolis城外. 找个地方吃饭. 拿出GPS系统找ASIAN FOOD. 发现一个TAI HOUSE很近. 跟着GPS指引开去. 快到TAI HOUSE, 在路边看到一中餐馆 燕京”. 看上去挺大不错. 有人说吃中餐吧. 也行.

 

进人燕京”, 在靠窗的桌子坐下. 老板, waitress皆是华人很是客气. 拿上MENU一看, 完蛋. 此乃 洋中餐”, 美国化的中餐. 当下决定还是去吃泰国餐. 放下几块钱小费跟waitress说对不起没什么菜喜欢的, 我们去吃泰国餐.

 

跟着GPS指引继续向TAI HOUSE 开去. 到达目的地下车. 一看, 饭店乌灯瞎火, 大门紧锁. TAI HOUSE已倒闭关门. 大骂这GPS.

 

又回到燕京”. 坦然说出原委. waitress大乐 这山看着那山高, 男人都是这样. 哈哈…”.

 

第二天晚上在Indianapolis Downtown. 昨日没吃成泰餐. 今天吃. 再给GPS一次机会. 又在GPS系统找到一泰国餐 TAI GARDEN. 跟着GPS指引开去. 到达destination下车. 这次更糟, 连个TAI GARDEN门都没找到. 这狗屁GPS, 这背子再不用它找餐馆. 饭总是要吃的. 四下望去, “HOOTERS” 的照牌很现眼. 美食吃不到那就去看美色!

 

进得 HOOTERS. MM们身才火暴穿得清凉. 秀色可餐. HOOTERS MM拉张椅子靠得很近的在俺身边坐下. 热情大方, 亲切问候. 俺是一股暖流, 只觉得到家的温暖. MM今天有何SPECIAL. MM真是诚实可爱, 压底声音说 don’t order oyster here today. 然后一个wink. 嘿嘿

 

HOOTERS MM送上 beer and appetizers. 几口吃来, 这秀色可餐, 但这饭菜不可餐. HOOTERS MM 叫来问这里有无好点的中餐. MM说一个block 就有一个 very fancy and expensive Chinese restaurant, P.F. CHANG’S. 大乐, MM说我们中国人多是在一家餐馆吃appetizers, 另一家餐馆吃main course. 你把没上的菜打包.  我们去P.F. CHANG’S main course. HOOTERS MM一听, 大笑.

 

一进P.F. CHANG’S, 确是一fancy而不一样的中餐馆. 被领到一桌子坐下. 四下张望, 邪门, hostess, waiters, waitress, busboy 都没一个是华人. 吃饭的就我们一桌亚裔. 一看餐具全是英国瓷器. 完啦, 又是一洋中餐! 总不能再回HOOTERS. 既来之側安之. 点了几个菜. 菜上来后, 一口下肚, , 原来是很不错的几近正宗的中国菜. 边吃边聊探究这餐馆的来历. 几人最后定论, 这餐馆老板是美国人, 娶了个华人太太. 然后从国内请了一些一级厨师.

 

饭毕, 把那金发碧眼的waitress 叫来问问店家来历. Waitress 语一出, 跌破所有人的眼镜. 老板是美国人, 他太太是美国人, 厨师也是美国人而且是个女的. 晕倒!

 
标题:人可貌像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05-10-03 被查看:2338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下午无事, 想到还有一辆多余的车已一,两年没开, 心血来潮把它弄到修车店去整一整然后卖掉. 修车师傅是个马来西亚华人一个能侃的主儿, 一边整车一边闲聊.

谈到中国大陆, 我说十一月会回去一趟. 师傅说能否带他去? 我说买张机票就是干吗要人带?  他说他怕大陆公安抓他. 1982年他从马来西亚去大陆广州. 在街头碰到一个十一, 二岁的女孩问他要一元钱. 他硬是不给. 那女孩扯破自己的衣服然后大叫"非礼". 吓得他一口气狂奔5公里. 看看确实没公安追来才放心. 所以到现在也不敢去大陆.

再聊一会儿, 又道出他一个多月前在BROOKLYN的另一段遭遇. 他想在BROOKLYN开一家修车库. 那天约好去看车库. 一下车, 几个警察马上冲上来给他戴上手拷. 因为警察怀疑他是嫖客把他给抓了.

都说人不可貌像, 其实不然. 警察为何怀疑他是嫖客? 那十几岁的女孩为何扁扁选上他大叫"非礼"?  也许人真是可以貌像. 

 

 
标题:House Party, 欢乐今宵. PG-13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05-08-31 被查看:2756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注: 此乃STUN 俱乐部之House Party)

帮主之庄圆:

帮主也象武侠中许多高人一样住在大海边. 紧邻Newark Bay. 那是大西洋靠纽约的一个小海湾. 从后窗望去, 宁静的海湾夜色无限. 那清清的海水拍打着岸边, 只十步之遥, 让人心旷神怡. 一回头, 看到帮主抱着她的爱犬Sparky独坐沙发中, 哎, 高处不胜寒哪, 难到这么多年, 只有Sparky陪着帮主孤独地在这海边欣赏那美好夜色?

前窗对着的是一排House. 正是上灯时分. 家家灯火通明. 咿, 怎么斜对面有一大号望远镜正对着帮主的窗户. 不会是本帮常常在此聚会让 FBI 给盯上啦? 还是这少帮主练玉女功时穿得清凉让那对面的洋鬼子口水流满地?

酒:

Party 可以没有饭, 但是不能没有酒. 酒后的胡言乱语, 鬼话连篇, 丑态百出才是Party之高潮所在. 那天众兄弟带了很多酒, 各色各样的啤酒, 白酒, 五花八门的酒. 众人从楼上喝到楼下, 一醉方休. 一仁兄突然间问道 "这白酒是多少度啊? 怎么跟白水一样?". 当一个男人的舌头已分不清白酒和白水的时侯, you know, the party is just started officially, because the drunk man is talking. 

好人乎? 坏人乎?:

 大家围坐一圈开始玩抓坏人游戏. 不知是谁发明的此游戏? 几张纸牌尽玩出了人性的丑恶: 凶狠手辣, 阳奉阴违, 拉帮结派, 尔余我诈. 也不知那晚杀错多少好人又放走多少坏人”, 但愿那冤死鬼安息. 玩得真是过隐.

一老兄几乎把把都是坏人”. 而且又是生手, 大约平时也是一老实人, 做贼心虚, 只要有人怀疑他是坏人”, 就紧张的不行, 大有尿裤的感觉. 往往没等到五时三刻, 立马拉到武门外给斩啦.

本人也是新手, 又常常自信麻木. 一上场就跟帮主杆上, 咬定三坏人”. 最后冤死不算, 还输了十块大洋给帮主. 我蠢! 忘了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古训. 

一老弟年青冲动, 每每表白自己清白之身, 说得激动时真是肝胆相照而且愿把钱包里的所有美金搭上以换取人们的信认. 说也奇怪, $好象是死党的信条, 可是就没能腐化一人. , 人在刀尖上自身难保求生死的时刻, 谁还要那堆费纸,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先保命吧.

 最精彩的一幕就是坏人自杀. 电影小说中描写的都是好人为了救它人而牺牲自己的英雄壮举. 其实坏人也是一样义气. 其中就有一坏人为了掩护另一坏人蒙混过关而自杀! 精彩绝沦, 可歌可泣!

玩得最好的是一MM. 看她那温暖如春的笑脸, 柔弱无力的纤纤小手, 学着林戴玉扛个二俩重的小锄头树下葬花还差不多. , 全看走眼. 一当天黑, 她那刀起头落杀人如麻的凶悍无人能及. 而且每每杀人后若无其事. 装得一个弱不尽风的可怜女子, 还时不时抛个媚眼给身边的兄弟们. 这样的妇人怜悯还来不及那会是坏人”?  兄弟们哪兄弟们, 狠毒不过妇人心啦! 冤死吧!

 

Truth or Dare:

这是个老掉牙的传统节目. 不过也是每次PARTY让人最怕又最爱的游戏. 你想啊, 谁不想知道别人的隐私和受痛苦折磨的滑稽表情. 要是平时俺对着一MM , 你初恋的情人是谁?, 你们又干了什么?”. 少侧招一白眼多侧一顿暴打. 神经病!

每个人都开始写纸条. 看着个个脸上的奸笑就知道这晚会不好过. 俺也绞尽脑汁想那最毒的问提和最难做的动作. 写完后自明得意, 嘿嘿, 谁要抽到俺这纸条就栽啦. 突然一想, 要是我自己抽到这纸条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哎呀, 赶快换个温和点的吧. 又一想, , 俺哥儿们脸皮厚, MM脸皮薄, 要整就整那MM. 豁出去啦!

一个枕头就象个HOT POTATO, 个个都不想停在自己手上, 赶快传给下一个. 当然啦, 每次总有人要倒霉的. 开始的几轮大家都选的DARE, 谁也不想暴自己的隐私. 可笑行为一箩筐: 抱着玩具大象跳舞, 学猴子跳舞, 撅着屁股朝天在地上翻跟头, 等等俺到是受猪八戒背媳妇的灵感写了背一异性上楼的纸条. 可是抽到此签的是一女生. 大家说女孩子背不动男孩子的, 算啦. 其实背不动, 两人一起从地下室并肩爬到楼上不也挺逗?

帮主发话, 不许再选DARE, 要选TRUTH. 世间事不灵都不行, 下一个枕头就停在帮主手中. TRUTH. 帮主抽了一签 讲讲你初恋的故事”. 喔喔, 大家喜兹兹树着耳朵听那缠绵的少女故事. 那是一个大雪飞的夜晚, 帮主那年才十二岁, 被仇家追杀躲在一破庙中, 错啦, 这是古龙笔下的少帮主非咱帮主. 不过帮主还是老实交代了她十几岁时的初恋故事.

玩了很久, 几乎每人都轮到, 讲了自己不为人知的猛料. 大家突然发现一MM从来没轮到. 众志成城, 大家一起做手脚也要把枕头送到她手上. 很快, MM中标. 选了一签. 嘿嘿, 秀气的MM抽中那晚最毒最让人难以起齿的问提. MM脸红心跳吱唔半天没讲出一句. 两哥们儿急啦, 大约太想知道, 一刻也不能等. 七嘴八舌帮忙解释. 其中一人长这么大腥都没占过也想帮忙, 而且引经据典的搬出书中的种种描述(我想这家伙<<十日谈>>肯定读过不下三十遍). 有些事是越描越黑的, 你想啊, 两老爷儿们给个大姑娘解释那事儿多尴尬. 可怜的MM额头上的香汗都给逼出来啦, 再逼下去一定会晕死过去. 听说过成都一姑娘晕倒街头, 许多男士为了争着给她做口对口人功呼吸而大打出手吧?  众男生也是摩拳擦掌 快晕过去快晕过去呀, 给咱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标题:Transsexual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05-06-09 被查看:3357次 评论(0)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One of my business partners invited me to have a lunch at the top floor of John Hancock building in Chicago today. He, his wife and me sit at the window table. The Michigan Lake and the Chicago city bird view are so wonderful. We started to have some food. Suddenly, I noticed my business partner had a makeup on his eyes. We have met a couple times. But, I never noticed such thing. I thought it might be another fun thing done by his wife.  “Why you have a makeup on your eyes?” I said with a laugh. His smile disappeared and his wife’s face was freezing. The atmosphere was so weird suddenly. After a while, he opened his month slowly “You are a open minded man. I tell you the truth. I’m a transsexual”. Now, it’s my turn. My laugh was disappeared and my face was freezing. I just felt there was a small flying in my stomach.

 

I have seen some transsexuals in the TV and movie. But, I have never been so close to someone, who is transsexual. He has a wife. What kind of relationship is this? What heck a man without "P"?!

 

He started to talk about his life. He was a man. He transferred into a woman for 2 years. Then, he transferred back to a man again. We talked and talked. Without notice, the small flying in my stomach was gone. I started to understand his struggle life. 

 

This is a wonderful world. It is a colorful world. Sometimes, it is a weird world.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